帆先生

昼夜不离

第一场  清晨  内景  叶家
【叶修懒散地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周泽楷发来“早安”的消息。叶修笑了笑,正要打字回复,突然听到楼下巨响。
叶父:(盛怒)叶修!你给我滚下来!
【叶修打了个激灵。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急忙下楼,脑子里飞速转着哪里得罪老爷子了。
叶修:啧,该不会。。。。。。
【楼梯上遇到偷偷上来给他哥报信的叶秋。
叶秋:(紧张)哥你完了,你和周泽楷的事被爸知道了。
叶修:(点点头)知道了。
【叶修堪堪下到楼梯口,叶父的茶杯就招呼而来,碎裂在叶修脚边。
叶父:逆子!(把报纸砸过去)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叶修捡起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报纸,摊开来是他和周泽楷接吻的画面。那是夺冠的夜晚,因为太过兴奋,就在苏黎世的街上接起了吻。
叶修:啧,(有些头疼,其实当务之急应该是和小周商量,他女友粉那么多,只怕现在轮回公关部已经炸开了锅。)嗯,爸,就是这样,(坦荡)我跟周泽楷在一起了。
叶父:(揍死叶修的心都有了,这个大儿子从来就没让自己省过心。)
你,你跟他多久了?
叶修:两个多月吧。(心虚地把周泽楷表白时说暗恋他很多年给瞒了下来。)
叶父:你去吧家法请出来!
叶母:(给叶父顺气)你别动这么大气,小修他好不容易回家住了几天,你别又给气走了。(给叶修使眼色让他上楼。)

第二场  上午  内景  叶修卧室
【叶修打开手机,蜂拥而来的消息甚至让手机卡了半分钟,他先挑了兴欣老板娘陈果给回了消息,承认了恋情,让公关部做好准备,可究竟要做怎样的声明他还要和小周商量。
叶修:小周怎么还没回消息?难道是被轮回抓去开会了?(想起小周被轮回众人围住,却又话废地说不出什么的着急样子忍不住笑)轮回有的忙了啊。
叶母:小修。(敲门进来)你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吗?
叶修:(严肃)虽然我跟他确定关系时间不长,但我是真心想和小周好好走下去。
叶母:你们怎么开始的?
叶修:啊,就他跟我告白,我想想小周挺不错的,跟他相处也舒服,就答应了呗。
叶母:他不是粉丝很多吗,你就不怕。。。。。。
叶修:(笑)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那些我不会在意的。
叶母:(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些风浪,不由心疼)就你能。从小到大想什么就是什么。说要打游戏,我跟你爸不同意就偷偷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几年。好不容易盼着你回来了,你又要带个男人回来。
叶修:(看着母亲难受也有点难受)妈,虽然如果能从来我仍旧会这么选,但还是对不起。(抱了抱母亲)对不起。
叶母:你是下定决心要跟他在一起了吗?别人,别的女孩子不行吗?
叶修:不是别人行不行,只是(温柔了眉眼)我只遇见过他呀。
叶母:(看着自家孩子和自己相似的眉眼终是妥协)罢了罢了,从小你一旦做了决定就怎么拉都拉不回来。你爸那边我去说吧。
【不一样的,叶母在心中暗道,终究还是不一样的。虽然仍是清澈无害的下垂眼,但他已在自己未知的地方暗暗长成了坚强挺拔的模样。温柔又强大。

第三场  傍晚  外景  军区大院
周泽楷:前辈。我在小区门口,但警卫不让我进去。
叶修:(从刚接电话的震惊回过神来)你等着,我这就过去。
【叶修飞奔下楼,连叶父叫他都没有听见。叶父看着叶修的背影若有所思。
周泽楷:前辈。(拥叶修入怀)
叶修:小周啊,你可真是给我一个大惊喜。
周泽楷:前辈,不喜欢?
叶修:怎么会。(擦去周泽楷额上的汗)
周泽楷:跟俱乐部说了。
叶修:(笑)坦白了啊,怎么样轮回是不是炸了。你们老板的心肝宝贝就这么被我拐走了。
周泽楷:(认真)愿意。
叶修:(被周泽楷的直球会心一击)咳,小周我们走吧。(牵着手往叶家的方向走。)
周泽楷:(担忧)可以吗?
叶修:大不了挨一顿揍嘛,小周别怕哈。
【周泽楷暗下决心要好好护着叶修。

第四场  夜  内景  叶家客厅
【叶家客厅内三个人排排坐,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叶秋:(打破沉默)哥你不担心吗,爸的手杖可就放在书房的,周泽楷就这么进去了。。。。。。
叶母:(瞪了小儿子一眼)说的什么话。
叶秋:我担心啊,就爸那脾气,有够周泽楷受的了。
叶母:小修,要不然我进去?
叶修:没事,我相信小周。
 

第五场  夜  内景  书房
【叶父自把周泽楷领进书房就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打量着周泽楷。
周泽楷:(主动出击)伯父。
叶父:(皱眉)
周泽楷:是我向前辈告的白,我爱他,会照顾好他。
叶父:(冷哼)你有什么本事。
周泽楷:(掏出一个卡包,打开放到叶父面前)打比赛挣的,代言费,广告费,所有的钱。会在北京买房,写前辈的名字,退役了就搬过来。
叶父:你不是在上海吗?
周泽楷:跟家里人说了的。(顿了顿)前年就说了的。
叶父:(震惊)叶修个小兔崽子!他还骗我只有两个月!
周泽楷:(连忙解释)不是的。告诉前辈两个月,喜欢前辈五年。
叶父:你。。。你喜欢他五年?
周泽楷:(点头)嗯,从入联盟认识前辈到现在,五年。
叶父:为什么?
周泽楷:前辈,很强。想和他匹敌。前辈很温柔,被污蔑也不生气。前辈很厉害,组建战队夺冠,前辈还(羞涩)还很好看。
叶父:(沉默)咳,现在被曝光你打算怎么处理?
周泽楷:(毫不迟疑)公开。
叶父:(皱眉)你会公开?我知道你,只怕是比普通明星人气都高吧。
周泽楷:(坚定)公开。不怕。(想了想)会保护好前辈。
【叶父看着眼前英俊的小年轻,有种力不从心之感。他从政多年的经验在周泽楷身上丝毫施展不出,只因他坚定,坦荡,直率,从心。倒是有些像当年刚参军的自己。

第六场  夜  内景  客厅
【书房的门打开,叶父走了出来,紧跟着是周泽楷。
叶修:(走到周泽楷身边,握住周泽楷的手)爸。
【周泽楷回过神感动之余也紧紧回握住了叶修,看向叶父。叶秋,叶母也是不无担忧地看着叶父。
叶父:(沉默了一会)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周泽楷:够了。(欢喜地看向叶修)一次够了。
叶修:(目光从惊讶变为了然)谢谢爸。(带着些愧意和心疼)谢谢爸。

黄叶小甜饼

  十点。

  叶修从游戏中分神瞟了眼时间,顿了顿,继续指挥着兴欣公会的玩家蹲野图BOSS。

 
  十点半。

  趁着BOSS还没刷新,叶修起身去客厅倒杯水,看着杯底残留的牛奶沫,想起某人每天准点逼自己喝牛奶,美名其曰滋养身体,有助睡眠。可明明每晚最妨碍自己睡眠的就是他。
  
  “奇怪,该回来了啊。”


  十一点。

  抢BOSS白热阶段,窗外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叶修眸中隐隐浮上担忧,早上出门的时候还万里无云的,这家伙肯定没带伞。干什么呢这么晚还不回家,别回来雨下大了淋感冒了。

 
 
  十一点十五。

  事实证明,人在极度期盼某件事不要发生时那件事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叶修望向窗外的倾盆大雨叹了口气,转而对屏幕里正猥琐拉怪的术士说,“老魏,野图推得也差不多了,接下来的指挥你来吧,少天还没回家我有些担心。”
 

  

  十一点半。

  叶修一手拿着雨伞,一手紧紧攥着手机在玄关徘徊不定。手机打不通,雨下的那么大他一个人能去哪呢。家里坐不住了,可又该到哪去找他。

 
 

  十一点四十五。

  叶修看着手机通讯录,下一个联系人不知该点谁。喻文州,郑轩,卢瀚文。。。甚至是战队老板和最近新代言的合作商都打了电话,却无一知道黄少天的去向。
再等等,再等一下,说不定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他那个傻孩子,我要是先走了,他回来没带钥匙怎么办。
再等一下。

 
 

  临近十二点。

  叶修猛地从客厅沙发上起身,收拾了东西就往玄关走。不能再等下去了,自己必须要出去找他。
门铃突然响了,以及某人明亮朝气的声音:“老叶老叶老叶,快开门快开门,我是少天,你再不开门的话,”
声音戛然而止在叶修猛地开门中。

  下一刻,黄少天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像颗小太阳似的,“不然的话,你的京酱肉丝就要凉啦。”

 

  
  这个,小混蛋啊。

  叶修想起自己午休时跟少天感慨城南有家铺子因为是独家秘制的酱料,所以他们的京酱肉丝是一绝。但一般是需要预定的,不然要排上好几小时的队。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模样,他的一颦一笑都刻在你心里,他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记得。

  “老叶老叶我排队的时候刷微博,正刷到王杰希的十大尴尬时刻还没点进去看呢就没电关机了,可真是气死我了,我的少男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需要老叶你的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黄少天趁机撒娇。

  “拉倒吧,浑身都湿透了还想要举高高,还不快去洗热水澡。”

  叶修看着少天一脸委屈巴巴的小狗样忍不住笑出了声,眉眼都舒展开来,端的是个温柔少年模样。他往前凑了凑,轻啄了下那人赌气的嘴。

  “好了吗?”

  黄少天响亮地在叶修脸上打了个啵儿,“修修大宝贝,等我回来。”

叶修失笑,看着黄少天闪进浴室。



  你知道我的担心牵挂,知道我的心疼感激,你用你的撒娇撒泼来化解,只为我心安。

  而我,也恰巧知你。

【all叶】 荣纪(三)

    庞大的重炮抗在苏沐橙的肩上,周身悬浮着数十颗金色的流弹,那是苏沐橙的元素之力——金。此刻她金色的符文暴涨,显示着驱动者内心的狂怒。

   

    刘皓等人被苏沐橙的威压震慑,一时胆颤地不敢上前,下一刻却又觉得他们人多势众,苏沐橙再怎么悲愤也奈何不了他们。

 

    “我说沐姐,你也消消气,这不是我们不救,情况你也看到了,谁知道叶队会这么目无纲纪呀。这魔兽被封印了数百年,突然苏醒这。。。这我们也无能为力呀。”

 

     苏沐橙冷眼看着刘皓,目光满是冰渣子般的寒意。她加入嘉世近四年,之前又一直跟在叶修身边,这些年嘉世的变化她心知肚明。队内的孤立,陶轩的默许,战绩的下降,外人的风凉,这些不止一次让苏沐橙感到愤怒和心寒。她也曾和叶修提起,为什么不出面解释清楚。可他当时是怎么回答她的来着?那个人好像没觉得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只是又抽了口烟,然后看着远处闪烁的群星轻轻说:“那些都不重要,我只要追寻我的荣耀就好。”

 

    “我只要守护好这片土地就好。”  

 

 

        

    那样一个人,孑然一身,无欲无求。明明身形那么单薄,却总是拎着一把战矛冲在战斗的最前面。好像只要有他在便胜负已定,人心太平。苏沐橙没想过有朝一日叶修会死,他在她心中就是强大的象征。自从哥哥战死的那一天,叶修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从绝望懵懂的少女到隐忍坚强的后应经历了数年,她已经做好了在叶修身边跑龙套一辈子的准备,可人心难测,命运不公,她唯一的支柱突然轰塌。他一个人突然消失于生命中,就好像他那年在哥哥的带领下突然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一样。

 

    留不住吗。

    既然留不住,那就全都毁灭好了。

    既然你已经不在,那就由我把嘉世这些人这些年欠你的都一一讨回来,然后就去那个世界找你和哥哥。然后我们仨还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无数的流弹自身后缓缓升起,磅礴的杀气喷薄而出,苏沐橙语音森然:“他死了,你们全都得给他陪葬。”

 

   

   tbc.

    

        

 

  

 

哈哈哈跑去和男神照了相

一个神志不清的人想妈妈

有点愧疚,好像只有身体难受的时候才会想妈妈。可你没法说,甚至嗓子哑不敢给她发语音。如果找你,只能一点点打字给她说,我今天见到了谁,喜欢哪个老师,学生会又要开会啦,我早上起的晚买的粥在路上喝的,食堂的饭哪个好吃哪个难吃,体测的时候跳远又丢人啦可是我长跑很好哦跑了小组第三。甚至敲咪咪地跟她说我偷偷把肺活量往上加了三百,然后她哈哈下回不要这样了。

你难受你哭你哽咽挣扎可你不会告诉她。就像她一样,她生了病工作上不顺心她也不会告诉你。都说自从离了家,就会开始报喜不报忧,你开始独立,然后孤独,开始坚强,因为碰壁,开始一个人处理好所有的情绪所有的事情,因为你渐渐明白眼泪只是于事无补。可你以前不会这样,因为眼泪只作用在心疼你的人身上。你哭,爱你的人会疼。

可有时候关乎生理,眼泪掉的不受控制。然后一直开导自己,就好像人的储水是有限的,那些负面情绪被自己转化成水分,满了便溢,从眼睛里流出来。然后只要擦去泪痕,便也没什么。

好像会有些莫名的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坚强了长大了懂事了,遇事不哭,遇事不会告诉父母。可你忘了,在她每次跟你通话的过程中,她好像从来没跟你抱怨过什么,也很少跟你说她哪里不好,她只会问问你今天怎么样然后在你很少的询问中告诉你今天去哪踏青了,什么菜又涨了价,隔壁的隔壁孙子开始上小学了。

你以为你报喜不报忧,你长大了,可你忘了,她曾经也是一个娇气的小女孩,她经历过你所经历过的一切,后来她结婚生子,更加的隐忍,把她所有的爱护给了你。她何曾对你报过忧。

我的妈妈是最爱我的人,是对我而言最美的女人,我想回宠她,把她当做一个小女孩去宠爱,我想能尽早挣钱,挣很多的钱,给她买最好的护肤品,让她能多美一会,带她看这个世界的山河,还给她最好的陪伴。

而现在,你只能因为发烧窝在宿舍里头脑不清满面泪痕桌上堆着一堆擤鼻涕的纸,很想很想她,不敢给她发,既愧疚又心疼,难受地只能在一个她不会看到的平台上发一大堆话,然后吃药,洗漱,尽早入睡。

【all叶】荣纪(二)

      陈果是一家雇佣兵团的老板娘,位置说巧不巧就在嘉世军团的对面,联盟中的最佳组合叶秋和苏沐橙正是她的偶像。今晚嘉世突然宣布叶秋战死,引得像陈果这样的铁忠粉疼得不知所措。本该是撕心裂肺的,但因为太突然,反而迷茫、恍惚,像场梦一样,只有眼泪无知无觉。

      兵团内部的气氛太压抑,陈果站在门外透口气,也存着不想让人看到眼泪的倔强。她看着对面嘉世透亮的灯光,想到那个如神一般的男人陨落,又不由得抽口气,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

      一只手拿着纸巾递了过来,泪眼朦胧中看不清楚,只隐约觉得指节修长,腕骨有力。

      “谢谢。”陈果接过来,丝毫不顾及形象地撸了把鼻涕。

      来人没有问为什么哭,也没有试图去安慰,就是在那静静地站着,等着陈果调整好心情。

      “你是这个雇佣兵团的老板娘?”叶修见陈果终于收拾好问到。

      “嗯。”浓浓的鼻音。

      “能收留我一下吗?”叶修见陈果诧异地抬起头解释,“我因为某种原因没地方去了,我可以给你当雇佣兵啊,不要钱,只要包吃包住就好,哦对了,我会运用金元素哦。”

       “可现在兵团已经不缺人了。”陈果有些抱憾地说。

      “我金元素用的很好哦,真的不再考虑下吗?”

      “有多好啊?”

      “嗯。。。跟叶秋差不多吧。”叶修想了想说。

      “你。。。”陈果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她想说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又想骂他敢污辱叶秋大神,一时间竟什么也说不出来。

      “嘘——”叶修悄悄地弯下腰,靠近陈果,一脸的神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陈果不自觉地也紧张起来。

      “其实,”叶修眨了下眼,“我就是叶秋。”

      。。。。。。

      陈果也敲咪咪地小声说:“其实,我是苏沐橙。”

      。。。。。。

      “你哪来的混蛋啊!敢冒充叶秋大神!”陈果暴脾气上来,可下一秒又泄了气,“更何况叶神他。。。他已经不在了。。。”

       叶修轻轻地叹了口气。这种在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死讯的感觉真是。。。有点丧啊。

      他指尖微微动了下,一股璀璨的金色流液随着他的指尖流动,在他灵活的构造下,竟形成了一叶知秋的造型。

      陈果目瞪口呆地看着传说中斗神的兵器被眼前这个人三两下创造了出来,虽然只是一个仅仅小臂长的模型,但在成型的基础上金色的液体仍不断交叠流动。

      “在形体中维持液态,你真的很厉害。”陈果不由得称赞道。

      “哈哈,就那样吧。”叶修把一叶知秋的模型送给陈果,“那么能收留我吗?”

      “嗯。。。现在只剩下一间储物间了,可以吗?”

      “没问题。”叶修答应地爽快。

      “那你跟我来吧。”陈果也是个爽快人,马尾一摆进了屋。

     

    

【all叶】荣纪(一)

  
      嘉世军团于今日凌晨公布最新消息:原斗神叶秋因不

听从团队指挥,妄自误入敌营,多次救援未果,最终与

敌人同归于尽,尸骨无存。

     
   
     
      零时

     
      嘉世军团的大屏幕上不断滚动着这样一段字,随后

各大新闻媒体,网络,电视,等都疯狂转发这条消息。

人们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不敢置信,然后不愿,最后

不得不去相信。

    
       一片死寂之后是爆裂的沸腾。

      “那是叶秋大神啊,他怎么可能会死,他......他明明

那么强大,明明......”一个声音哏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妈的!老子不信这狗屁报道!叶神才不会就这样消

消失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别想那一句尸骨无存就来糊

弄我们!”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彪悍大汉一边恶狠狠地

骂,一边恶狠狠地擦掉眼泪。

      这当中也有事不关己的声音:“嘉世不都说了吗,叶

秋是因为太过莽撞一意孤行才落得这个下场,跟敌人

同归于尽的结局够逞英雄了。”

      “滚!你没资格去说叶神!那可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

你说他莽撞?”很快就有人去否定他。

      说话者很有些不服气:“那又怎样?他已经老了,过时

了,早就不应该留在战场上拖后腿,不过是死了个早

就该退役的将军,至于你们这样如丧考妣的。”

      愤怒的人群已经捋起袖子准备和嘲讽者干架了,一

个沧桑却坚定的声音想起——

      “因为,他是我们的光啊。”

     

      一个灰溜溜的人影从一堆垃圾里折腾出来。

      “呼,好险好险,幸亏我在最后一刻用了土遁术要不

然可真要被那怪物压死了。”

       那个人轻声抱怨着,慢慢悠悠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

道上,因为体力耗尽显得有些蹒跚,但他始终往前走

着,不曾休息,更别提后退。

      直到,他停在了一块购物中心的显示屏前,上面的

字幕来回滚动着,却成了他看不懂的形状。

      或许今夜世界注定无眠。雪花飘飘洒洒,落满了那

个人的肩头。好像经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感到孤独。

在时间漫长的尽头,他伸出犹带着血迹的手,轻轻拍落

肩头的浮雪。那是世间最好看的一双手。

      “呵,”他搓了搓有些冻僵的双手轻呵了口气,白色的

雾气氤氲开来,模糊了他的面容,“看来要另找个地方

洗澡了。”

 

【all叶】关于一个还没想好名字的坑

         开坑预警

         em...也不能说是下定决心要开坑,就是下午在甜品店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脑洞,就想要去写。然后已all叶为主题啦,会有点玄幻(什么鬼),就是主角们会有一些元素使用。

          ooc什么的在这里统一说明了,实在是懒得每篇都做预警。对,我就是这么懒,有什么撕的啊喷的啊也不要来找我,我懒。(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然后本人学生党,因为平常要学习,考试,参加各种活动所以更新不定时,然后存稿这种东西。。。应该是基本不存在的。尤其是还有灵感这种东西的作祟。。。(不要给你自己找借口了啊)

         最后,如果有人喜欢我的文,谢谢你。我不会说你们的喜欢是我更文的动力这样的话,因为我就是纯粹想要去写一个故事而已。

君纪

    原创长篇古言预警!由于本人是学生,所以更新不定期不定量!要写一个很早之前就在想的故事!

    小说名为《君纪》!女主名为君然!男主不定(捂脸)!
    因为我没想好感情归属,也没有订完善的大纲,只是靠的一腔冲动,所以预警可能会有修改之前写好的章节的情况发生!
    本篇是大女主文,会涉及青梅竹马,师生恋,敌对恋等等。想要写的宏大些,人物非恋爱脑,本文虽是古言但更多不局限于爱情。想围绕家国,信仰,民族,地域,权利,江湖,立场,志向等去描写、构架。
    文中可能有时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与其他作品的相似脑洞,请不要喷。本人小透明玻璃心,不屑抄袭,如果有好的语句非常贴合,自己实在想不到更好的,会借用,但一定会标明出处。